• 买卖合同
  • 借款合同
  • 租赁合同
  • 承揽合同
  • 运输合同
  • 经营合同
  • 劳动合同
  • 委托合同
  • 房地产商
  • 投资合同
  • 招标合同
  • 证券合同
  • 赠与合同
  • 合同样本
  • 技术合同
  • 保险合同
  • 用工合同
  • 合作合同
  • 租房合同
  • 购销合同
  • 装修合同
  • 销售合同
  • 购房合同
  • 采购合同
  • 供货合同
  • 劳务合同
  • 承包合同
  • 聘用合同
  • 转让合同
  • 代理合同
  • 广告合同
  • 加工合同
  • 集体合同
  • 加盟合同
  • 合同书
  • 融资租赁合同
  • 知识产权合同
  • 商标专利合同
  • 建设工程合同
  • 建筑合同
  • 施工合同
  • 其它合同
  • 银行信托合同
  • 服务合同
  • IT行业合同
  • 医疗医药合同
  • 涉外合同
  • 教育合同
  • 婚姻家庭合同
  • 担保合同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合同范本 > 承揽合同 > 正文

    加工承揽合同纠纷要求返还模具的起诉状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6-01-28

    篇一:最全面的加工承揽合同纠纷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张××,男,19××年××月××日生,××省××市××镇××村××街××号,系××市××汽车车身修理店业主。

    被告:××市××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

    住所地:××市××镇××路 请求事项:

    1 依法判决被告向原先支付车厢款计人民币64171元。

    2依法判决被告从2006年7月1日至还清之日止按照年利率7.47%的标准向原告支付逾期付款滞纳金(暂计至2008年6月30日)计人民币9587.15元;

    3 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原告与被告经常有业务往来。被告多次向原告订做汽车车厢,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多次向被告提供汽车车厢,约定付款时间为次月月底。被告开始就没有依约付款。经原告多次催收,被告仅以原告朋友购车款相抵。2007年4月,原告与被告再次以原告朋友购车款相抵之后,被告尚欠原告车厢款计人民币64171元。后来,原告多次继续向被告催收,被告均无故推诿不支付至今。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是合法有效的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原告已经如约交付被告定做的车厢给被告,被告理应及时依约付款。但是,被告却无理拒不支付至今。被告的行为显然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我国有关法律的相关规定,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此致

    ××市人民法院

    具状人:

    二0××年六 月 一 日

    证据说明

    提交证据人签名: 提交日期:

    材 料 证 据 清 单

    提交证据人: 经办人:

    年 月 日 年 月 日

    注:提交证据人所提供的证据,须填写是原件或复印件,同时填写《证据说明》。证据纸张大小以本页为准。本清单一式两份,一份附案,一份由提交证据人收执。

    篇二: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一案

    原告(反诉被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

    纷一案

    来源:【法艺花园】/thread-548321-1-1.html

    梧州市长洲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长民初字第126号

    原告(反诉被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住所地:梧州市东部产业转移园区长洲工业集中区A区。

    法定代表人王某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万某,广西正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梧州市长洲区平浪村上平五、六组。

    法定代表人周某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何某慧、区某辉,广东金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月15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甘锦雄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杨慎瑜、人民陪审员林丽君参加的合议庭。2013年4月27日,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依法查封被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在梧州市长洲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款325605元。并于2013年5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郭莹担任法庭记录。原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万某,被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某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诉称,2009年11月5日,王某辉与周某新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设立原告,为被告生产的不锈钢钢坯进行热轧、酸洗加工。期间,双方进行结算,被告于2011年11月19日书面确认,至2011年11月止,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但被告结算后至今未向原告支付加工费。2010年11月至2011年11月期间,原告为被告酸洗加工不锈钢带206204.368吨,被告应支付加工费57454552.46元,被告已支付加工费51139437.77元(其中以不锈钢带冲抵加工费47166552.97元,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现金3972884.80元),原、被告双方认可因质量问题及其他费用扣除2330979.29元,被告尚欠原告酸洗加工费3984135.40元。根据双方的约定,被告于2010年11月9日向原告出具《承诺书》,承诺在原告成立并投产后,每个月提供至少3万吨钢坯,每年按10个月计算,每年提供至少30万吨钢坯给原告加工。否则被告在王某辉与周某新未收回投资

    前愿按170元/吨赔偿原告,收回投资后按150/吨赔偿原告8年的加工费损失。2011年2月1日,原告成立并投产。按照双方的约定,被告至2012年12月31日止,应向原告供应钢坯55万吨,但被告只向原告提供钢坯25万吨,少供应钢坯30万吨,故被告应向原告赔偿加工费损失5100万元。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被告支付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2、被告支付钢带酸洗加工费3984135.4元;3、被告赔偿加工费损失5100万元,三项共计64188270.97元。

    原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

    1、投资合作协议书,以证明原告公司是由王某辉与周某新共同出资1.2亿元设立。

    2、承诺书,以证明被告违约,应向原告赔偿加工费损失5100万元。

    3、钢带加工费结算单,以证明被告应付加工费9204135.57元。

    4、(2012)梧民三终字第113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原告为被告加工不锈钢带热轧酸洗业务。

    5、股东协议,以证明原告公司由周某新承包经营。

    6、法庭审理笔录,以证明双方对被告应支付原告酸洗加工费的事实进行质证、确认。

    7、(2011)长民初字第565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判决确认被告欠付酸洗加工费的事实。

    8、(2011)长民初字第107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被告违约供应热轧钢锭的事实。

    9、(2012)梧民三终字第112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法院判决原告向杨凡赔偿2000万元,造成原告的巨大损失。

    被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辩称,1、根据《投资合作协议书》的约定,原告应向被告返还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但原告至今未向被告返还上述材料,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缺乏依据。2、原告为被告酸洗不锈钢带,被告应支付酸洗加工费57454552.46元,而被告已支付加工费51610116.78元(其中以不锈钢带冲抵加工费47637231.98元,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现金3972884.80元),质量问题应扣除1807098.916元,电费应扣除1102529.50元,电话费应扣除768.7元以及黑皮引带费应扣除44779.87元,故被告尚欠原告加工费2889258.69元,但上述加工费尚未扣除酸洗损耗,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钢带酸洗加工费3984135.4元没有依据。3、被告根据《承诺书》,与原告于2010年12月1日签订《委托加工协议书》,委托加工时间从2010年12月1日起至2011年12月31日止。委托加工期满后,双方没有签订新的委托加工协议。故《承诺书》的期限亦应从2010年12月1日起至2011年12月31日止。由于被告已于上述承诺期限向原告供应钢坯25万吨,被告不存在违约行为。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加工费损失510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

    1、股权转让协议书,以证明周某新单独承包经营原告,实际承包期从2011年2月1日起至2011年9月8日止的事实。

    2、委托加工协议书,以证明原、被告签订了协议书的事实,说明承包期至2012年12月31日止。

    反诉原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反诉称,2011年2月1日,反诉被告正式投产后,为反诉原告提供的不锈钢进行热轧、酸洗加工。2011年11月19日,反诉原告与反诉被告就热轧钢带的加工费进行结算,双方确认至2011年11月份止,反诉被告尚欠反诉原告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至今,反诉被告尚未返还上述材料。故反诉原告提起反诉,要求判令:1、反诉被告返还钢带废料158.757吨,如反诉被告不能返还,应折价1063671.9元向反诉原告支付款项。2、反诉被告返还反诉原告钢坯296.633吨,如反诉被告不能返还,应折价2506548.85元向反诉原告支付款项。

    反诉原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钢带加工费结算单,以证明反诉被告尚欠反诉原告钢带废料158.757吨及钢坯296.633吨的事实。

    反诉被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对反诉辩称,2011年11月19日,双方书面确认,反诉原告在反诉被告的厂区内有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同月25日,反诉原告与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由反诉原告向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供应不锈钢产品。同月30日,双方签订《补充合同》,确认买卖的产品包含了本案争议的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同日,双方签订产品买卖的《确认单》,履行了《购销合同》。故反诉原告已将本案争议的不锈钢废料、钢坯出卖给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因此,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返还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驳回反诉原告的诉讼请求。

    反诉被告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

    1、购销合同,以证明反诉原告已将讼争的货物出卖给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

    2、补充合同,以证明反诉原告已将讼争的货物出卖给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

    3、确认单,以证明反诉原告已将讼争的货物出卖给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

    4、货物收据,以证明争议的货物已交付给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

    本院依原告的申请,依法到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所作的调查笔录。

    经过开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无异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3、4、5、6、7、8、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无异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认

    为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

    反诉被告对反诉原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反诉原告对反诉被告提供的证据1、2、3、4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原、被告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双方均无异议,以及与本案有关联,能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予以确认。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一、2009年11月5日,周某新(甲方)与王某辉(乙方)签订一份《投资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1、共同在广西梧州市东部产业转移园区内长洲工业园投资一个不锈钢加工项目,项目暂定名为:广西丰盈特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盈公司,成立时以登记名称为准),公司股东为甲、乙两人;2、甲方系新盈公司的实际股东,甲方承诺新盈公司的钢坯加工业务全部由丰盈公司承接,以确保丰盈公司的业务量,且甲方保证新盈公司每月提供至少3万吨钢坯,按10个月计,每年至少提供30万吨钢坯给丰盈公司加工;3、在新盈公司确保每年30万吨钢坯的加工量后,丰盈公司不得再接纳其他加工业务;4、上述加工业务按170元/吨的纯利润加上每吨的加工成本,与新盈公司确定每吨的加工单价。

    二、2009年11月9日,被告广西梧州市新盈特钢有限责任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待周某新与王某辉根据其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书》合作投资开办的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暂定名,以工商登记为准)成立并投产后,本公司每个月提供至少3万吨钢坯,每年按10个月计算,每年提供至少30万吨钢坯给该公司加工,并与该公司签订长期加工合同。否则,本公司愿按170元/吨(王某辉、周某新收回投资前)和150/吨(王某辉、周某新收回投资后)赔偿该公司8年的加工费损失。

    三、2009年11月25日,原告公司成立。2010年12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一份《委托加工协议书》,双方约定被告委托原告将被告生产的不锈钢进行热轧不锈钢带。2011年2月1日,原告正式投产。2011年11月19日,原告与被告进行结算,被告确认:1、被告应付原告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2、原告欠被告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

    四、从2011年2月1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被告仅向原告提供25万吨钢坯,少提供钢坯30万吨。被告委托原告对不锈钢进行酸洗加工,原告再委托案外人杨凡进行酸洗加工。原、被告至今未对酸洗加工费进行结算,原告未与杨凡进行结算,杨凡亦未向法院起诉原告主张酸洗加工费。

    五、2011年11月25日、11月30日,被告与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分别签订《购销合同》、合同补充条款和《确认单》,双方约定被告向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出售不锈钢钢坯等材料,其中包括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合同注明:丰盈已确认重量),交货地点为丰盈公司厂内。2011年12月27日,被告在原告厂内向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交付了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

    本院认为,王某辉与周某新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双方设立原告公司,并约定被告的钢

    坯加工业务全部由原告承接。原告成立并投产后,为被告生产的不锈钢进行热轧、酸洗加工。故原告与被告之间成立加工承揽合同关系。该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是合法有效的。

    (一)关于本诉

    1、关于被告是否应向原告支付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

    原告与被告进行结算,被告尚欠原告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有被告于2011年11月19日盖章确认的结算单为证,该结算单对被告具有约束力,本院对此予以确认。由于原、被告双方没有约定支付时间,原告可以随时要求被告支付。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钢带热轧加工费9204135.57元,有理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2、关于被告是否应向原告支付钢带酸洗加工费3984135.40元。

    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钢带酸洗加工费3984135.40元,虽然被告对应付酸洗加工费57454552.46元没有异议,但被告对已支付的加工费及因质量问题扣除的费用有异议;而酸洗的业务实际由原告交由案外人杨凡承包加工。目前,原、被告双方对被告尚欠的酸洗加工费没有结算;原告与杨凡也没有进行结算,且杨凡至今未向法院起诉原告主张权利。因此,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钢带酸洗加工费3984135.40元,本案不予处理。

    3、关于被告是否应向原告支付赔偿金5100万元。

    王某辉与周某新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书,约定被告的钢坯加工业务全部由原告承接,并保证被告每年至少提供30万吨钢坯给原告加工,而加工业务按170元/吨的纯利润确定加工单价。双方在投资合作协议书中亦约定,被告确保每年30万吨钢坯的加工量后,原告不得再接纳其他加工业务。故被告无法向原告提供约定的钢坯加工量,已造成了原告加工费的损失。同时,被告出具承诺书,如被告无法按上述要求向原告提供钢坯加工,承诺按170元/吨赔偿原告的加工费损失。该承诺书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对被告具有约束力。被告从2011年2月1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仅向原告提供钢坯25万吨,少提供钢坯30万吨。被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其应当按照承诺书的约定向原告赔偿加工费损失,按170元/吨计算,被告应向原告赔偿加工费损失5100万元。被告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委托加工协议书期限至2011年12月31日止,故承诺书的期限亦应至2011年12月31日止。本院认为,承诺书是被告向原告出具的,该承诺书并没有约定期限,也没有涉及原告公司的股东变更问题。故被告的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赔偿金5100万元,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二)反诉部份

    根据结算单,反诉被告尚欠反诉原告不锈钢废料158.757吨、钢坯296.633吨,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予以返还。反诉原告在签订结算单后,随即与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向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出售不锈钢废料、钢坯等材料。而根据购销合同等相关材料,反诉原告向中钢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出售的不锈钢废料、钢坯亦分别为158.757吨、296.633

    篇三: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上海某模具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案

    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上海某模具有限公司承揽合同

    纠纷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9)松民二(商)初字第2305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邹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某模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实际经营地上海市松江区。 法定代表人蒋某,经理。

    委托代理人程某,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告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某模具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12月15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王文燕独任审判,并于2010年1月7日和同年1月26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邹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来自:www.zaidian.cOm 在 点 网)某、被告法定代表人蒋某均两次到庭参加庭审,被告委托代理人程某到庭参加第一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称:2008年10月15日,原、被告签订《模具定制合同》1份,约定被告按原告提供的图纸制作完成模具,模具款共计160,000元。被告在

    收到第一笔款项后30天内交付定作物(盘仓体模具为45天)。原告于2008年10月20日按约支付了48,000元,即合同总金额的30%,被告即开始制作模具。但被告未能如约在合同期内制作完成合格的模具。在被告请求下(称资金紧张),原告又支付了32,000元,即合同总金额的20%。被告直到2009年1月22日都未能制作出合格的模具,故出具承诺书,承认由于自身原因未能按照合同完成模具产品,并承诺在2009年2月15日前完成,另外还承诺向原告借的10,000元借款以后转成模具款。在被告再次请求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原告又提前支付了模具款30,000元。根据合同约定,被告逾期完成,应每天支付合同总金额的0.4%作为违约金;如逾期超过十日原告可以要求退款并由被告承担相应的违约金。截止原告诉讼时被告尚未交付合格的模具,原告认为被告已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故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解除原、被告于2008年10月15日签订的承揽合同;二、被告返还原告模具款120,000元;三、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32,000元。

    被告上海某模具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为:1、被告收到原告支付的定作模具款是110,000元而不是120,000元;2、被告不存在违约行为,被告的产品是符合合同约定的,模具未按期完成是因为原告一直要求被告修正模具,模具还在被告处是因为原告要求被告利用模具为其加工产品,故不同意解除合同、返还货款;因不存在违约行为,也不同意承担违约金。

    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及被告的质证意见为:

    1、模具定制合同1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承揽合同关系,合同对于模具的质量标准、交付日期、违约责任进行约定,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应该在2008年底前就向原告交付模具;

    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双方确实存在承揽合同关系。

    2、被告于2009年1月22日出具的承诺书1份,证明过了合同期之后,被告承诺于

    2009年2月15日前完成所有定制工序,并承诺承担损失,同时承诺1万元借款转为模具款;

    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上面的签字和印章均是真实的,但造成模具没有按期完成是因为原告要求被告不断进行修改造成的,不是由于被告自身的原因造成的;被告确实收到原告的借款10,000元,被告也承诺将10,000元借款转化成模具款。

    3、贷记凭证3份,证明原告分三次共计向被告支付110,000元,另外被告借款10,000元给原告,共计120,000元;

    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这些款项均已经收到。

    4、模具修改通知单以及相应的材料1组,证明被告制作的模具一直不符合标准,不断进行修改,直到被告承诺日(2009年2月15日),被告一直没有完成模具定作的所有工序;

    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被告在原告的不断要求下进行修改的,被告制作的模具是符合质量标准的。

    5、模具试样报告1份(第一次庭审之后,法庭给予双方十天时间要求被告将模具送到原告处进行调试,被告仅送了6套,另外价值最大的2套没有送来调试、验收),证明已经送来的6套均不符合合同标准;

    被告认为此证据无法证明被告制作的模具存在质量问题,这些模具与合同不符是因为双方通过电子邮件形式对于合同进行了变更,被告制作的模具是符合标准的。

    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及原告的质证意见如下:

    1、往来电子邮件1份(原告工程师发给被告的),证明双方协商模具修改的过程;

    2、产品合格封样确认书2份(电子邮件、传真件),证明被告送往原告处进行调试的6套模具是合格封样的,是原告工程师确认合格的;

    3、原告传真给被告的协议书1份,证明双方就本案协商的过程;

    原告因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均是复印件,故不发表质证意见。

    经审理查明:2008年10月15日,原、被告签订《模具定制合同》1份,约定被告为原告开模并代为生产塑胶部件产品。合同对定制模具的产品材质、模架、价格以及质量要求、技术标准等进行了约定。同时合同第三条对模具产品交付、验收进行了约定:模具以原告提供的图纸为准(收缩率按行业标准),样品经原告检验合格后由原告签样,如原告发现须被告修正部分,由原告出具正式文件给被告。模具所有权归原告所有,如被告负责为原告生产塑胶部件产品,模具由被告妥善保管;如模具发生损坏或丢失,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有权随时收回模具,被告应在原告提出收回模具要求的七日内将模具全部运送至原告指定地点。模具交货时,由原、被告双方共同对所开模具的包装、规格、型号、数量进行检验,如与本合同约定不符或模具有损坏、短缺情况,由被告在五个工作日内负责完成更新或赔偿。如符合本合同的验收标准,双方应在验收文件上签字确认,双方签字后即证明产品已由原告验收合格。

    合同第五条对付款方式和交货时间进行了约定:被告在原告收到第一笔款的发票并付款后除盘仓体模具45天交货,其它均30天交货。双方约定本合同款项在开模时原告仅须支付合同总金额的30%,待被告实际买料和出具模具图纸后再付20%,模具验收合格后再付30%,剩余的20%货款从后续生产中支付给被告,按照在每套部件生产成本上加50元直至付清(注:剩余的20%尾期款的支付最长不超过验收合格后6个月),每次付款前被告应开具正规的增值税发票(17%)交于原告。原告向被告支付完所有货款后,被告向原告提供的生产价格应回复到正常价格水平,双方每年初就生产成本单独协商一次价格,当年即按这个标准供货。

    合同第六条对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原告逾期付款,每逾期一日须按合同总额的0.4%

    向被告支付违约金,并承担由于逾期付款而给被告造成损失的赔偿责任;被告逾期交货,每逾期一天须按合同总额的0.4%向原告支付违约金,如被告逾期10日无法交付合格模具或者产品,则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全数退还原告已支付的模具款或生产款,并承担由于逾期交货而给原告造成损失的赔偿责任。

    合同签订之后,原告于2008年10月20日向被告支付模具款48,000元;于同年11月12日支付模具款32,000元;于2009年3月23日支付模具款30,000元,即原告共向被告支付模具款110,000元。

    2009年1月22日,被告出具承诺书1份,载明:“我方为上海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公司)制作模具,按照合同编号为M-20081015-02的合同,我方应在2008年12月5日完成模具和产品,由于自身原因造成了至今尚未按照合同完成模具和产品,我方特此承诺在2009年2月15日前完成所有合格的模具和产品,并愿意承担由此给上海某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由于我方春节前资金紧张,向上海某公司暂借人民币壹万元整,承诺于2009年2月底前归还,如我方在2009年2月15日前完成模具和产品,并经上海某公司验收合格和同意,则此壹万元可转为模具款,特此立据证明”。

    到目前为止,被告尚未向原告交付合格的模具或者相应产品。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承揽合同关系依法成立,被告作为承揽人在收到原告预付模具款后,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模具定作义务。按照被告承诺书承诺,被告最晚应当在2009年2月15日前完成模具的定作并通过验收,但截止目前为止,模具尚在被告处,且被告提供的证据均是复印件,不足以证明其所定制的模具业已完成、通过验收。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被告逾期10日后仍无法交付合格模具或产品,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全数退还原告已经支付的模具款,故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解除原、被告间的承揽合同、返还模具款。

    关于原告向被告支付的模具款是120,000元还是110,000元的问题,双方争议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