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买卖合同
  • 借款合同
  • 租赁合同
  • 承揽合同
  • 运输合同
  • 经营合同
  • 劳动合同
  • 委托合同
  • 房地产商
  • 投资合同
  • 招标合同
  • 证券合同
  • 赠与合同
  • 合同样本
  • 技术合同
  • 保险合同
  • 用工合同
  • 合作合同
  • 租房合同
  • 购销合同
  • 装修合同
  • 销售合同
  • 购房合同
  • 采购合同
  • 供货合同
  • 劳务合同
  • 承包合同
  • 聘用合同
  • 转让合同
  • 代理合同
  • 广告合同
  • 加工合同
  • 集体合同
  • 加盟合同
  • 合同书
  • 融资租赁合同
  • 知识产权合同
  • 商标专利合同
  • 建设工程合同
  • 建筑合同
  • 施工合同
  • 其它合同
  • 银行信托合同
  • 服务合同
  • IT行业合同
  • 医疗医药合同
  • 涉外合同
  • 教育合同
  • 婚姻家庭合同
  • 担保合同
  • 您现在的位置:书业网 > 范文 > 合同范本 > 承揽合同 > 正文

    诉讼时效,承揽合同

    来源:书业网 时间:2016-01-28

    篇一:欠付承揽合同价款适用推定制度推定诉讼时效中断案

    欠付承揽合同价款适用推定制度推定诉讼时效中断案

    「案情」

    原告鹭菡公司与被告绿姿公司之间从1992年起开始有业务往来。1993年7月至9月间,被告共分22次向原告下单订制用于化妆品包装的铝盘。原告按被告订单要求的品质、规格、数量进行加工,并按双方约定的方式,分18次将产品通过铁路包裹托运方式交付给被告。1993年12月15日,原告与被告的副总经理郭美惠核对账目,确认被告尚欠原告价款176217.09元(人民币,下同)。后被告通过武夷山窑业有限公司分别于同年12月19日和1994年1月8日代向原告付款各5万元,尚欠76217.09元未付。1994年度,被告又向原告订购棉刷、铝盘,也有尾款1167.91元未付,合计共欠原告77835元。1996年1月16日原告通过厦门今朝律师事务所以挂号方式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进行;催讨,被告董事长尤炳馄于同月22日以传真方式复函,声明:被告已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尤炳焜;旧公司之账款愿以货品抵账,并已于1994年由郭副总与鹭菡公司许惠泰达成协议;有关1994年新公司所欠货款将立即汇款结清。原告于同年2月12日再次以挂号方式发出律师函给被告,否认以货抵账,并要求被告尽快还款。1997年5月22日,原告第三次以同样方式向被告发出律师函催讨,但被告仍未还款。原告遂于1999年5月13日向法院起诉。

    另查明:被告的地址自1993年起未曾变更。原告曾向南平邮政局查询被告是否收到其于1997年5月22日发出的律师函。南平邮政局于1999年6月14日出具函件,证明因业务档案被1998年水灾所毁而无法提供查询服务。此外,原告于1990年7月20日经工商部门批准成立并颁发营业执照,主营百货、五金交电、化工、针织品等,兼营日用精铝制品加工。1996年9月9日因公司改制规范,由工商部门重新核发营业执照,除企业性质改为国内合营外,其他事项均未变更,经营范围仍包括日用精铝制品加工。

    原告鹭菡公司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起诉称:原、被告双方自1992年起开始有加工铝盘等业务往来。1993年7月至9月,被告共欠原告加工价款176217.09元,并经双方对账确认。后被告陆续付款10万元,尚欠76217.09元。1994年,被告再次向原告订制铝盘、棉刷(转 载 于:wWw.zAIdian.cOM 在 点 网),尚欠余款1167.91元,合计共欠77385元。原告分别于1996年1月5日、1996年2月12日、1997年5月22日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进行催讨,但被告拒不付款。故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加工货款77385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从1993年12月15日计至清偿之日,以每日万分之四计算)。

    被告绿姿公司答辩称:原告并无充分证据证实被告尚欠原告款项。即使存在债权债务,但原告系于1996年9月9日成立的企业,不能作为1993年发生的债务的债权人,且其无加工制作的经营范围,故原告主体不合格。被告并未收到原告于1997年5月22日发出的律师函,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之间形成的加工承揽业务关系,应确认为有效。原告已依约履行加工制作及供货义务,被告却拖欠部分款项77385元未付,依法应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

    被告是否收到原告的第三封律师函,是判断本案诉讼时效是否再次中断的事实根据。由于南平地区邮政局的业务档案因1998年水灾而毁失,致使原告向南平地区邮政局查询却无法取得被告是否签收第三封律师函的证据。此非原告怠于举证,纯系自然灾害所致,原告并无过错。即使法院依职权进行调查,也无法查明客观事实。如适用一般证据规则,则被告可能因拒绝向法庭提供对其不利的证据或作不实陈述而获得利益,有违公平原则。基于本案的特殊情况和相关法律规定,根据本案已知的事实对未知的事实进行合理的推定并无不当。本案已知的事实是

    原告已按同一名址及邮寄方式寄出三封律师函,被告已收到前两封,在正常情况下,被告也应该收到第三封。也即排除偶然性因素,可以推定被告收到原告的第三封律师函,由此导致本案诉讼时效于1997年5月22日再次中断,原告于1999年5月13日向法院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当然,推定的事实具有或然性,为慎重起见,应允许被告提出偶然性因素存在的证据来推翻推定的事实,或者陈述特殊的抗辩理由使推定自相矛盾,从而否定推定事实的成立。然在审理中,被告既未提出证据证明偶然性因素存在,也未提出其他特殊抗辩理由反驳上述事实推定。因而,可以推定被告已收到第三封律师函,其关于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不予采信。原告在与被告发生业务住来前就已成立,并存缮至今,且其经营范围包括日用精铝制品加工。因此,原告主体资格不存在瑕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第二项第3目及国务院发布的《加工承揽合同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五项之规定,该院于1999年9月29日判决如下:

    被告绿姿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给原告鹭菡公司人民币77385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延期付款的比率分段计算,其中76217.09元从1993年12月15日起计至实际付款日止,1167.91元从1995年1月1日起计至实际付款日止)。

    一审判决后,被告绿姿公司不服,上诉至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诉称:(1)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应予驳回。首先,上诉人最后一次付款是在1994年1月8日,而被上诉人在超过二年期间的1996年1月16日才第一次发律师函催讨;其次,被上诉人仅能证明其于1997年5月22日发出函件,但无法证明函件内容,更无法证明该函件已按正确地址寄出及上诉人已收到该函件,原审推定诉讼时效中断是错误的。被上诉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2)上诉人于1994年度未与被上诉人发生任何业务往来,原审诉定上诉人尚欠1994年度货款

    1167.91元与事实不符。(3)被上诉人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其在1995年已注销,现为1996年重新注册的同名公司。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鹭菡公司答辩称:(1)被上诉人于1996年1月16日发函催付后,上诉人也回函确认并提出以货抵账,应视为对债务的重新确认。1997年5月22日,被上诉人再次向上诉人发函催款,应视为诉讼时效中断,一审法院的认定正确。 (2)关于1994年度的货款,上诉人在1996年1月22日的传真回函中已予以认可并表示立即汇款结清。(3)被上诉人系1990年成立的公司的延续,而非新成立的公司,此有工商资料予以证实,作为诉讼主体适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被上诉人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只是因公司改制规范才重新核发营业执照,不存在上诉人所主张的注销情形。其次,由于双方对账时未约定付款时间,被上诉人可随时主张债权,况且上诉人于1996年1月22日的回函也重新确认了债务,并作出还款的意思表示,该债权债务受法律保护。第三,被上诉人已举证证明确已委托律师事务所于1997年5月22日寄出第三封催款函,在上诉人法定地址没有变更,且确有收到被上诉人按同一名址及邮寄方式发出的前两封催款函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推定上诉人收到第三封催款函并无不当。至于函件内容,被上诉人已举证证明,上诉人如认为不符合事实应举证反驳。第四,上诉人曾于1996年1月22日回函确认尚欠被上诉人1994年度货款1167.91元,在一审中也无异议,现虽否认,却又无法提供相应证据,故对其主张不予采纳。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该院于2000年4月11日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诉讼时效是否发生了中断。而认定原告于1997年5月22日发出的催讨货款的律师函是否到达被告,则是正确认定诉讼时效是否中断的事实基础,并决定了原告是否享有胜诉权。否则,原告于1999年5月13日起诉即超过了诉讼时效。对此,一、二审法院在把握民事推定制度的构成要件,大胆而稳妥地将该证据规则适用于本案,从而对本案诉讼时效是否发生中断作出判断,无疑对司法实践中如何适用民事推定制度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民事推定概说及其法律意义

    民事推定属于证据学的范畴,涉及实体法与程序法两个领域。其作为一般证据规则的例外制度,发展到现在已较为完善,并大量运用于国内外立法及判例。在学理上,推定可分为法律推定和事实推定。法律推定由法律明文规定,既涉及实体法又涉及程序法,一般不允许当事人进行反驳。而事实推定则无法律的明文规定,由法官在诉讼中先确认其必要性,再根据逻辑规则和经验对案件事实作出推定,但一般允许当事人提供相反的证据进行反驳。本案即属于事实推定的情形。推定归根到底是一种思维形式,不仅要遵循一般的逻辑结构,还依赖于法官具备丰富的生活经验和正确的法律价值取向。

    民事推定在民事审判中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首先,适用民事推定符合诉讼经济原则。由于人类认识事物的能力有限,法官调查案件事实的方法也有其局限性,某些案件事实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势必影响案件的及时审结。适用推定,可以根据已知的基础事实对未知事实作出合理的判断,有助于案件的解决,避免民事诉讼陷入僵局,浪费诉讼资源。其次,适用推定可以导致举证责任的转移。推定作为一种特殊的证明方法,可以免除主张推定事实的一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并把证明不存在推定事实的举证责任转移于对方当事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

    篇二:上诉人殷嘉蓼与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殷嘉蓼与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

    一案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许民三终字第253号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殷嘉蓼,女。

    委托代理人樊建中,新疆百域君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楚金甫,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岳营周,河南七星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殷嘉蓼因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长葛市人民法院(2009)长民初字第012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殷嘉蓼的委托代理人樊建中,被上诉人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岳营周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3年6月15日原告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签订GZS1型开关柜等建设工程及附属电气设备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合同标的为896000元。后原告按照被告提供的图纸和技术要求完成了定作设备,并已向被告交付了该设备。被告在支付原告部分款项后,尚下欠原告573063.78元,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至今未付。

    原审法院认为:虽然本案双方签订的总合同名为《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但该合同第二款已明确表明“按国标及需方(即被告)图纸要求制作…..”,据此可以认定该合同实为承揽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本案中被告未按照原、被告双方约定的结算方式及期限支付原告加工费,至今

    仍欠原告573063.78元未付(有被告方提供的相关证据在卷佐证),已明显构成违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之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与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按照约定解决。本案中被告殷嘉蓼以乌鲁木齐鑫恒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欠其货款未付为由拒不履行清偿其欠原告加工费的义务,该理由不成立,其权利可依法向乌鲁木齐鑫恒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主张,与本案无关,被告应向原告承担违约责任。关于诉讼时效问题,由于原告方曾于2005年就该笔欠款在本院起诉了被告,后被本院按撤诉处理,原被告分别于2005年10月25日和同年11月2日收到本院的民事裁定书,故本案诉讼时效被依法中断,诉讼时效应依法重新计算;而据原告提供的差旅费报销财务凭证显示:2007年10月22日原告方工作人员即本案原一审代理人闫德淼及诉争合同代理人杜建业到被告工作单位“清财”,基于双方关于本案合同纠纷的客观存在及日常生活法则,足以推定原告系主张本案债权,故本案诉讼时效因原告主张债权而再次中断。故原告于2008年6月20日再次起诉被告,并未超出法定诉讼时效;被告辩称原告诉请超出诉讼时效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百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殷嘉蓼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加工费573063.78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224641元(自2004年8月19日起算至2008年6月19日止,按日万分之二点八计算,以后另算)。本案受理费11899元由被告殷嘉蓼承担。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殷嘉蓼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双方是买卖法律关系而非加工承揽法律关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是《工矿产品买卖合同》,而且双方的买卖法律关系已由一审法院生效的(2005)长民初字第00811号民事裁定书认定。但一审法院仍然错误地将本案

    认定为加工承揽法律关系。2、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一审法院认定本案的诉讼时效中断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河南森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答辩称:被上诉人是按上诉人的要求生产出特定产品,这个产品是适应上诉人的要求,根据合同法关于承揽合同法律要件,本案属于承揽合同纠纷。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撤诉后,连续向上诉人主张权利,派相关人员到上诉人处主张权利。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根据双方诉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原审所定案由是否正确;2、本案原审原告诉请是否超过法定诉讼时效。

    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原审所定案由是否正确的问题。《合同法》第251条第1款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虽名为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但从该合同第二款内容“按国标及需方图纸要求制作….”,可以看出该合同符合承揽合同的法律要件,故原审将本案案由定为承揽合同纠纷并无不当,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关于本案原审原告诉请是否超过法定诉讼时效的问题。虽上诉人诉称从长葛市人民法院2005年作出按“按撤诉处理”的民事裁定后,被上诉人再未向上诉人主张过权利,其诉讼请求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但从被上诉人提供的差旅费报销财务凭证显示的内容结合本案合同纠纷的客观存在及日常生活法则,可以认定被上诉人

    有积极主张权利的行为,因此本案诉讼时效再次中断,故上诉人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

    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899由上诉人殷嘉蓼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王秋霞

    代理审判员蒋晓静

    代理审判员尤 薇

    二O一?年十一月二日

    书 记 员周颖惠

    篇三:诉讼时效总结

    诉讼时效总结

    一年

    1、《民法通则》第136条 下列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

    (1)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

    (2)出售质量不合格的商品未声明的;

    (3)延付或者拒付租金的;

    (4)寄存财物被丢失或者损毁的。

    2、《海商法》第257条第1款 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在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被认定为负有责任的人向第三人提起追偿请求的,时效期间为九十日,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

    3、《海商法》第260条 有关海上拖航合同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4、《海商法》第263条 有关共同海损分摊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理算结束之日起计算

    5、《拍卖法》第61条第3款 因拍卖标的存在瑕疵未声明的,请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计算。

    二年

    1、《民法通则》第135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2、《合同法解(一)》第6条 技术合同争议当事人的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发生在合同法实施之前,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至合同法实施之日超过一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尚未超过一年的,其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二年。

    3、《专利法》第62条 侵犯专利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得知或者应当得知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

    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后至专利权授予前使用该发明未支付适当使用费的,专利权人要求支付使用费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专利权人得知或者应当得知他人使用其发明之日起计算,但是,专利权人于专利权授予之日前即已得知或者应当得知的,自专利权授予之日起计算。

    4、《商标案件解释》第18条 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超过二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效期限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

    5、《著作权纠纷解释》第28条 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著作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权利人超过二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著作权保护期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

    6、《国家赔偿法》第32条第1款 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被依法确认为违法之日起计算,但被羁押期间不计算在内。

    7、《海商法》第257条第2款 有关航次租船合同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8、《海商法》第258条 就海上旅客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分别依照下列规定计算:

    (1)有关旅客人身伤害的请求权,自旅客离船或者应当离船之日起计算;

    (2)有关旅客死亡的请求权,发生在运送期间的,自旅客应当离船之日起计算;因运送期间内的伤害而导致旅客离船后死亡的,自旅客死亡之日起计算,但是此期限自离船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年;

    (3)有关行李灭失或者损坏的请求权,自旅客离船或者应当离船之日起计算。

    9、《海商法》第259条 有关船舶租用合同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10、《海商法》第261条 有关船舶碰撞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碰撞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本法第一百六十九第三款规定的追偿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当事人连带支付损害赔偿之日起计

    11、《海商法》第262条 有关海难救助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救助作业终止之日起计

    12、《海商法》第264条 根据海上保险合同向保险人要求保险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算。

    13、《产品质量法》第45条 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益受到损害时起计算。

    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要求赔偿的请求权,在造成损害的缺陷产品交付最初消费者满十年丧失;但是,尚未超过明示的安全使用期的除外。

    三年

    1、《海商法》第265条 有关船舶发生油污损害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三年,自损害发生之日起计算;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时效期间不得超过从造成损害的事故发生之日起六年。

    2、《环境保护法》第42条 因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三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受到污染损害时起计算。

    四年

    《合同法解释(一)》第7条 技术进出口合同争议当事人的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发生在合同法实施之前,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至合同法施行之日超过二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尚未超过二年的,其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间为四年。

    五年

    《行诉解释》第42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二十年

    1、《民法通则》第137条 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

    2、《民通意见》第175条第2款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的“二十年”诉讼时效期间,可以适用民法通则有关延长的规定,不适用中止、中断的规定。

    3、《行诉解释》第42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复议机关应当收到申请书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申请人不服复议决定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机关逾期不作决定的,申请人可以在复议期满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三十九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四十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特殊情况耽误法定期限的,在障碍消除后的十日内,可以申请延长期限,由人民法院决定

    1、 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债务人在该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

    2、追索多付工程款属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结算纠纷。其诉讼时效应从验收结算之日始计算。

    3、无款可付,经供方同意写了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对此应认定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期间则应从供方收到需方所写欠款条之日的第二天开始重新计算。

    4、租赁合同债务人因欠付租金而出具的"欠款结算单"只表明未付租金的数额,并未改变其与债权人之间的租赁关系。租赁合同当事人之间就该欠款结算单所发生纠纷的诉讼时效期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的规定。

    5、出售质量不合格的商品未声明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该规定不包括购销合同和加工承揽合同等经济合同中因质量问题而提起的诉讼。购销合同和加工承揽合同等经济合同质量纠纷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为二年。